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轉眼之間,十年已逝

記憶回轉,迷睨中記得,那是兒時午覺後的懵懵懂懂。壹切都似乎是靜止,有種強烈的陌生感。眼睛所見不清,耳只鳴不明,想說什麼、去欲言又止。壹步壹步,看著門外微陽下的李子樹,很高很茂盛,有壹個人向我走來,是誰?很模糊,只記得他給了壹個李子,說不要告他什麼的話?摸著我的小平頭,我仰望著他,什麼也看不清,只感覺他身後的太陽好刺眼、、、我是在夢中?是夢遊了?還是身與腦的錯位,埋下了那份早已存在的朦朧的種子?

轉眼之間,十年已逝。此刻,那種是醒非醒的感覺依舊時時浮現。

最近,突感自己很靜。對事淡了很多。沒有了以前得過且過的感覺,也沒有發奮圖強的沖動,只是淡淡的、靜靜的,該幹嘛、就幹嘛。不時的歡喜跟自責都很快的隨風而過,這感覺很清晰、又很迷糊,很淡定,卻又隱約感覺什麼被壓抑著,不好不壞、、、不禁的苦笑了壹下,十年後還是那個懵懵懂懂的小屁孩而已。

人說:人生就是壹個圓,始尾不過是換了個說法。

我覺的:歲月只是幻想的尺度,成長不過是尺度下的幻影,人生也許原本就是停留。

很早很早的那個曾經,我的存在還未確定,但記憶卻已經開始,印下似曾相識且是朦朧的追憶。

PR

心與心的距離很近,心靈中感知了他的存在

站到泰山頂上俯瞰山下,以及遠方之景便壹覽無余,戴上眼鏡看那些樓房樹木雖然有些小,但它們的形狀看得很清晰、建築連成壹片很壯觀。那棟高樓離我不會太近,目測要比實際行走的距離要短了很多,我可以望到它卻很難短時間到達它。壹擡頭正值幾朵雲盤旋在空中,我的腳下就是五嶽之首的泰山,與雲的距離真的是太接近了,舉起壹根長竿立馬有種觸雲破天的天真,明明靠得很近的距離,怎麼也無法與之接觸。猜想幾朵雲是有意的停留,真實戲弄了勇於嘗試的我,看似這麼近,實則離我都無法走到或夠著的遠。

某壹位親人離世了,他在另壹個世界裏過著不為人知的生活,離我有著難以想象的長遠距離。我每天對他的思念日益強烈,試圖用虔誠的呼喚讓他靈魂回返到原來的地點,結果生死就是這麼殘酷,那麼遠的距離,聽不見呼喊也看不到靈魂的遊蕩他真的消失在有親人牽掛的人世間。於是,花大功夫的整理他生前的各種照片,掛在墻上每天看上壹眼,立馬想到了我與他有關的事,把照片的記憶壹壹的串連成壹個完整的人生歷程,想到那些場景,連神態和表情都如此的清晰,他永遠的活在我心中。心與心的距離很近,心靈中感知了他的存在,那些照片是他的影子,留下壹份念想時,時刻在我周圍跟隨左右。

做過壹些超越現有能力的夢,鮮花和掌聲都是為我而準備,等到我要享受這份榮耀時從夢中醒來壹切依舊沒變化。白天所思所想的有點多,我不滿足於現實對我的壹步步考驗,不知道要走多遠的路經歷多長時間來把夢想實現,就這洋現實與夢境相疊,讓夢想更近壹點。長此以往,短暫的成就感很快消失怠盡,再長的距離不可逃避步步為營的意誌,夢距雖短不是永恒的存在物看不到真實的洋孑。

兩個人若心不相印,坐在壹起生出聊天的偏差,感情的距離像壹條直線無限的延長沒有終點。愛情沒有具體的距離限制,心靈距離之短記得更深。天上飄幾朵雲是彼此的代替,傳遞兩個人的心靈完整愛守住這份真情。

沒走過的地方沒見過更沒吃過的美食,某壹刻便不再是那洋沒見識。打開電視介紹了國內外有名的名勝古跡,圖片比較全面重要的地方介紹的細微,節省了我要去遊覽的時間和路費,再看到熱氣騰騰的風味美食就在離我很近的距離,誘感著我不穩定的心。想象不到世界之大的洋孑,借助大眾傳媒的工具把世界縮小到狹窄的圈子,我欣賞個夠猶如我到過壹般認真。

距離可長可短,可以實際也可以內心之中找到壹個尺度,那是比較小的尺寸,卻能夠縮短現實距離之長帶來的相思苦或是擔憂,人的心距很近也不在乎行走的天涯與海角。

衣架就是衣架,不會改變

生命究竟會有什麼味道?開始我不得其解。是酸、是甜、是苦、是辣、還是鹹?總覺得它們與生命之間沒有多大關系,但卻又無法將它們完全分割。猛然間,心中 立刻映生出了壹個詞語:生活。它的出現讓我有幾分驚訝,生命與生活不是壹回事?而它的出現,使得我心中的疑問壹壹而解。心情也因此暢快了許多。

  要知道生命的味道,就必須要真正地了解生命與生活。生命,只是生活存在時所必需的壹個載體。就如同我們家中的衣架,衣架就是衣架,不會改變.但掛在上面的衣服卻是千百款式,五顏六色。

   生命是人的肉體,生活是人的靈魂。生活滲透在生命的每個角落中,在生命成長的同時,生活也在進行著,它是生命永遠無法擺脫的,只有生命消失,生活才會隨 之消逝。正因為如此,如果生活有酸甜苦辣鹹,生命也會有;如果生活是醜惡卑下的,生命也如此,只是這時人們只能看到肉體(生命)的卑下,生活早已在生命中 深藏。

  生命本身是無味的。只因為它要負載的東西太多,於是,這些東西的味道,也就成了生命的味道。除了無味,生命無權去選擇任何壹種屬於自已的味道。

  壹個生命的開始本是件另人最激動的事情,但最初制造生命的那個人卻在人們最高興的時侯偷偷將生活系在了生命的身上,讓生命再也無法顯現自已最為動人的壹面,只能遵循千百年來生命的最終方式——死亡。

  脫去生活束縛的生命是無法想像的,但這也是無法不讓人去想像的,就好比人死後去天堂,為什麼死後不留在人間呢?因為只有在天堂才有沒有生活的生命,也只有在那兒,生命才會嗅出真正屬於自已的味道。

  世上恐沒有什麼味道比得上山中的草木之味,因為從中我能嗅出壹個生命的開始、結束。

  常聽人說“人非草木,豈能無情”,但他們又怎知“人如草木,亦枯亦榮”。

為什麼妳帶我走過最難忘的旅行

曾經,我們悠閑的趟在暖洋洋的陽光之下,看著雲朵漂浮在藍天上,我們暢所欲言,我們相見恨晚,那時的我們很開心的享受著那片草地。曾經,我們瘋狂的站在很可憐的土坡之上,等待著暴雨乘著風襲來,我們任其拍打,我們無所畏懼,那時的我們只想為彼此遮擋壹片風雨。曾經,我們快樂的沈浸在虛擬的遊戲之中,期待著半夜刷新的BOSS,我們無比勤快,我們分享收獲,那時的我們和夥伴們開心於各種副本。曾經,我們幸福的穿越在油菜花開的季節,享受著滿眼絢黃的世界,我們盡情歡暢,我們樂此不疲,那時的我們壹同分享著這間約的浪漫。曾經,我們癡迷的憧景著未來生活的美好,討論著各自想要的生活,我們有時歡快,我們有時沈重,那時的我們共同面對著生活中的壹切。曾經......
  
  "我們像壹首最美麗的歌曲,變成了兩部悲傷的電影,為什麼妳帶我走過最難忘的旅行,然後留下最痛的紀念品!我們那麼甜那麼美那麼相信,那麼瘋那麼熱烈的曾經,為何我們還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遺憾中老去,突然好想妳,妳會在哪裏?過得快樂或委屈,突然好想妳突然鋒利的回憶,突然模糊的眼睛!......”!
  
  時光匆匆流去,它總是偷偷摸摸的帶走了太多太多,壹切的美好始於平靜,也在過分的平靜中變的壹發不可收拾。這個過程中,理性和感性總是糾纏不清。壹開始,我們的理性最終被感性打敗,我們選擇了瘋狂,選擇了心之所向。而最後的結果,我們卻理性選擇了停止瘋狂,然後生活無止盡的趨向於沈默。或者,壹開始,盡管我們固守自己的世界,但最終理性戰勝了感性,於是開始彼此接觸,開始彼此熟悉,最後彼此選擇。而最後的結果卻是我們在沖動過後終結了壹切。無論開始是有多麼的美好,也不管過程有多麼糾結,但是結果不會說謊,它告訴了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已經偏離了我們的初衷”!平淡無奇的生活使得我們開始有了時間胡思亂想,開始發現了,這天遠沒有我們像的那麼藍,那雲也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白,生活並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美好,美好的時光也沒有我們想的那麼長久。即使壹次次的欲言又止,我都自我感覺良好。即使壹次次的選擇沈默,我都沒想過結局。於是我們越走越遠,矛盾也愈演愈烈!

那些惆悵,那些眷戀

不知,不覺,流年偷換,若是只有冷漠,相守,又有什麼意義?

茫茫然,此消彼長的情意,終究不過是壹場水墨清歡,情何以堪?

任時光匆匆,任心情起伏,從未改變初衷,多情,應笑我,兀自做著千古幻夢

不曾有恨,別是東風情味,沈香千年......

多少舊事,早已望塵莫及?那些風雨,還在歲月裏泛濫,壹句言語,仿佛都是奢侈?

流雲的心事,又有誰知?或許,只有歲月裏那些雨滴知曉。

時光裏行走著,多少人早已面目全非?

或許,只有將寂寞坐斷,悲傷過盡,才可以重拾歡顏。

是不是苦澀都嘗遍,才能看見春光?

那些惆悵,那些眷戀,灑滿生命的夜空,冥冥之中,仿佛還在昨天,

壹眼,醉了萬水千山,又壹眼,山河支離破碎。

人間,何處問多情?

或許,有壹些情感,只能在記憶裏繁華,沒落。

有壹些想念,註定只能在靈魂裏仰望,在指間融化。

那麼,我願從此在海底沈默,收藏時光的落瓣兒,直到把自己淹沒,坦然回到生命的來處......

塵煙薄如蟬翼,始終無法撚破,我為我心,素描那壹樹隱約的桃紅。

走了許多路,見過許多人,卻無法不愛壹個正當年的人。

那些情感,壹如既往,若問有多久,或許可以用生命的長度來問答。

心底的厚重,相見難,別亦難?何處問多情?

水墨青花,壹地風華,壹江春水,壹直汩汩東流去。

指尖風聲朵朵,出水芙蓉,經筒輕轉,重撚舊日念珠,跪拜佛前,日月涅槃,悄然等待壹場因緣。

カレンダー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