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當時很茫然

奔跑在泥土和雜草組成的大地上,統治著整個田野。麥地裏的螞蚱,花叢中的蝴蝶,樹梢上的知了,都是我們手裏的玩物。

房後的小樹林,是我們尋幽探秘的魔幻之森;那些剛打好地基的屋舍,是我們槍戰的競技場。

我們在土地上挖些小坑,玻璃球彈得飛起;在沙堆上挖出深洞,用枯枝和玉米皮搭成陷阱。

從田邊的水井旁,挖出“珍貴”的膠泥,揉捏成各種形狀,曬幹制成原始的“藝術品”。

搬來舊時的泥磚,把中間挖空,制成袖珍型的爐竈,從老樹上摳下壹些軟木,生火烤手。

我們尋找合這的樹杈,偷家裏兩根氣門芯,制作出自己的彈弓,走街串巷消滅牆壁上的壁虎。

我們用榆樹枝做弓,高粱杆做箭,在箭頭上紮壹個小釘防止它飄,然後在小樹林裏“打獵”。

還記得父親紮的風筝很棒,直愣愣往高處飛,搶盡了風頭。也記得我那年幼的堂弟,因爲沒有抓牢纏線的拐,導致風筝拖著拐壹路狂奔,讓父親追了好幾裏地。白葡萄酒

我們整日在田野裏遊蕩,尋找各種可食的野果;也曾深入某家瓜田,做些偷盜的勾當。

我們常常手持武器在小樹林“厮殺”,有時會從成捆的玉米稭稈下面,趕出壹只受驚的野兔。

有次,我們采集了大量榆錢,奶奶給我們蒸了壹次榆錢蝸頭,壹群小夥吃的那個猛……

我養過幾乎所有能抓到的活物,蜻蜓、知了、蛤蟆、麻雀、壁虎、螳螂……

村子裏所有能爬的樹,所有能攀的牆,都留下了我們的痕迹。至今家人都不知道,我去前鄰家找夥伴玩都是直接爬牆過去,回來時也是直接從他家房上跳到壹個草垛上,打個滾就直接站家門口了。

小時候的玩伴,如今早已生疏,偶爾見面,也只能尴尬的壹笑,連句寒暄都不會說了。時隔幾年後,我還經常壹個人踱到房後,對著那無盡的麥田發呆……

進入初中,進入另壹個世界,從此開始脫離大自然。

猶記得當年的操場上,壹只小小的乒乓球在球案上急速飛舞,球案中間的攔網永遠是幾塊殘缺不全的磚頭,而那手握劣質球拍的則是兩個熱血的少年。

那時候,男孩子們都在看龍珠,而不是火影忍者和海賊王;

那時候,我們爭相討論隔壁班的美女,做著沒有邪念的春夢;

那時候,我們捅在壹個被蝸裏睡覺,也沒人說是搞基。

現在初中的玩伴大多都沒了聯系,殘余的幾個卻躺在通訊錄裏不知是否變成了空號,或者隱身在**上玩海底兩萬裏。

分別越早,後來的境遇差別也就越大,人生軌迹的交叉也就越來越少。後來,也就沒有什麽後來了……

高中,是苦中作樂的日子法國紅酒

高中的學習機器人突然多了,我也慘與其中,曾經取得由倒數前十殺入正數前五的戰績,但空虛的心卻越來越難以填滿。

對于幾乎高過頭頂的書堆,壹天攢壹大踏的試卷,我至今都無法正常的回憶,總覺得心在滴血。

灰暗的日子裏,也曾有星火之光。
PR

父愛我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從我媽的話不難看出,我是壹個很難讓人省心的孩子,不過事實確實如此,想想...我的確是個很讓人操心的孩子。今天是父親節,就不說我媽了www.acpro.hk/lengqiqingxi.html ,說說我爸。
--------
都說女的親媽,男的親爸,可是我總感覺我和我爸媽都不親似的,特別是我爸,因爲我從小比較調皮,沒少挨打,所以對我爸有壹種莫名的恐懼感 壹般我在家裏都避著我爸,要麽我會提前比我爸先吃飯,要麽我會等我爸吃完再去吃,我也經常不待家,有時候在家裏看下電視,只要我爸壹來我馬上就會溜去房間睡覺。可是我爸卻對我很關心,有的時候連我神經這麽大條的人都能感覺我爸對我很關心,什麽時候靜下心想想真的覺得自己很不像話,我爸爲我付出那麽多,我從小到大的路都是他鋪的,就算我不喜歡,可是他的出發點是好的,他也是爲我好,可是我卻那麽忤逆,老是違背他的意思,雖然心裏壹直想著我爸不會害我,他是爲了我好,可是卻還是壹而再再而三的去違背他的意思,而他...壹如既往的對我好,以前覺得電視或者書裏說父愛說的很誇張,可是現在我才發現父愛是什麽文字都描繪不出來的,如今的我也想說壹句
父親,我該如何去報答您!
--------
那天正在上班,感覺兜裏的手機在震動,掏出來看,是我爸的號碼,我爸的號碼我沒有存在電話本的,因爲那個號碼我已經倒背如流了,看到那壹串很無規律卻很熟悉的數字,我的心咯噔就提了起來,我爸壹般只會在星期天打電話問我回不回家,平時都不打電話給我的,水電工程 上上次無故打電話給我是我爺爺的三哥過世了,上次打電話給我是我爺爺的大嫂過世了,該不會...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接通了電話。
--------
喂,爸。
喂,是阿XX(我的名字)麽?
是啊,爸,有什麽事麽?
妳在哪裏?
我在上班啊。
哦,還沒下班麽?
還沒到鍾點。
哦,晚上要加班嗎?
要啊。
嗯,加完班沒事就不要出去閑逛了,肚子餓就吃點東西然後睡覺了,外面很亂不安全,平時沒事不要出去玩太晚,要注意身體,花錢要省,但是壹定要吃飽,吃的就不要省了......
--------
電話那頭的我有壹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這都什麽跟什麽啊,我爸是不是什麽時候我媽傳染了,那麽啰嗦,無緣無故打電話來說些摸不著邊的話,太令我郁
悶了。
後來回家後聽我妹妹說,她說別人都在傳峽山(我工作的地方)有人打架,Teach you how to air conditioner cleaning死了多少人,傷了多少人,爸聽說後整天坐立難安的,怕妳出事就打電話給妳了。心中壹陣無語,這跟我八輩子混不到壹起的事我爸也能想到我頭上,嘴上說著無所謂的埋怨話,心裏卻覺得莫名心酸,聽我弟弟說也是,我爸每到星期天就跟我媽說今晚我回家,讓她多做點菜,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問弟弟妹妹今天星期幾,然後算著日子,算我還有幾天要回家。
可是我回家也是匆匆忙忙吃飯洗澡後就出去找同學朋友玩了,有的時候只是跟我爸打壹聲招呼,因爲我爸也忙,是屬于晚歸晚睡晚起的的而我又要七點多出門,所以有的時候我們都沒有碰面的機會。
--------
我爸也是屬于脾氣爆的人,上次也是在上班,我姐打電話給我,說我媽跟我嬸嬸吵架,我爸發火把桌子掀了。當時可能是太久沒在家裏住了,感覺事情好像很大壹洋,壹想到家裏沒事老是吵架我就心煩,就打電話給我爸。
--------
喂,媽又跟嬸吵什麽啊。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
我不在家妳們還老是吵吵吵的,妳們再這洋吵我不回家了。
沒人要妳回。

給屌丝們的信

2013年1月27日中午,我自北外徐家坝南下南城,参加2013’中国•达州第三届网络写作交流会暨网络写手新春联谊会成立公司 ,一路上见到多对新人举办婚礼,而在通川桥头的会场锦湖大饭店,就有三起豪华婚宴。难怪这冬天里的太阳,也笑得像是娶到梦中情人的新郎,心花怒放喜不自胜。

在通川桥南头下车,沿州河边步行去锦湖大饭店,灰不溜秋的州河水在丽日下,也弄些浮光跃金的幻象,夸饰一些虚假的美丽,一如我们今日的生活,处处都喜欢金玉其表。州河两岸,闲人众多,下几局棋、打几圈牌、跳几曲舞,放几只风筝,卖几副江湖打药。而跳舞者尤多,随行的朋友指笑到:“绝jīng舞!”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禁莞尔。这名字也取得太他二奶的绝了,神了。什么意思?那些男的女的,哈哈,你慢慢去想吧。这,我不告诉你。看到一个大排档,名字叫食辣酒吻。门口一副对联:食辣四方宾客,酒吻三江豪杰。食辣酒吻,哈哈,新颖、贴切,有趣。有回在大竹一个镇上,也看到一个店名,叫菊花香火爆园。大凡网友,都知道这菊花的意思。这个店名就经不得联想了。锦湖大饭店有三起婚宴,新人们的照片争奇斗妍。可见饭店的生意不错。咱们的汉字很奇妙,汉字的多义性、隐喻性、同音异义性,使汉语姓名隐寓着特殊的信息。在姓名学上,锦字字义为:金帛分明,吉则富贵,凶则恶死,忌车怕水。湖字字义为:英敏多智,一生保守,中吉晚劳,妻贤子贵。今天是个好日子,祝愿天下新人们幸福安康。

电梯上到三楼,见到忙着接待的下岗职工、我是猪和川妮。

下岗职工是我多年前的老朋友,公司註冊 他的亲戚住过我楼下。此刻见到他胳膊上贴的名字,才晓得他就是在凤凰山下论坛非常活跃的下岗职工。他本是市上某局的中层领导,走出政府部门后,在凤凰山下论坛调侃性的注册了ID“下岗职工”,用他自己的话说,时不时在上面发点“瘪言”。他的文笔不错,毕竟做过领导,很多问题的看法,不但有大局观,更有深度广度。

在论坛的“巴山文学”版,他以《昨日黄花》为名贴了些散文。我以前不知道下岗职工这个马甲后面藏着的就是他老哥,只泛泛看过,没怎么回帖。因为这“昨日黄花”一词明显错误,根本没有“昨日黄花”这个词,纯是“明日黄花”的误用。“明日黄花”原指重阳过后逐渐萎谢的菊花,没有什么好玩赏的了。后多比喻已失去新闻价值的报道或已失去应时作用的事物。语出苏轼《九日次韵王巩》:“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也愁。”我做了多年教师,屁本事没有,倒养成了好为人师的臭毛病,就给他隐约指出这点,他找了理由辩白,我就懒得去回帖了。对于在汉语上,把错误的东西人为地扶持起来,并以这种错误的东西去取代正确的东西的做法,我一向很反对,这大约源于我对汉语的痴爱。虽然我也常常犯此类错误,比如此拙作,就有很多并不规范的网络用语,过得一段时间,这些用语可能就会消失了,再也没人理会得。

刚去世的南开大学名师中国语言学会理事宋玉柱先生,在《光明日报》上曾就“明日黄花”和“昨日黄花”做过甄别。宋先生指出:中国古代习俗,重阳节是赏菊的日子。据说,过了重阳菊花即将凋谢,成了过时的东西了。因此,用“明日黄花”来比喻过时的事物。有些写作者不知道这个成语的来源,以为“昨日”才是过去时,“昨日黄花”必然是比喻过了时的事物。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这“明日”“昨日”划定的标准——“今日”何所指。如上所述,“今日”是指九月九日重阳节,赏花的正经日子。过了今日才是明日,花当然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不鲜艳了(这里“明日”宜作宽泛的理解,不一定就是第二天)。既是如此,说成“昨日黄花”就缺乏理据了。细想,“昨日”菊花也许尚未盛开,也许尚在作蕾,怎么会成为“过了时的东西”呢?由此可见,用“昨日黄花”来比喻过时之事物,不但不合此成语的原意,也有悖于逻辑,实在不可取。

我是猪本是生意人,却痴心文学,热心公益。前年他就找到我和巴山文学版的老版主蝴蝶(此处“老”字指任职年限长,不指实际年龄老。蝴蝶实际上还是个小妹纸,妹纸嘛,其芳龄是不能随便打听的),商讨由他出资,办个内刊,刊发论坛巴山文学版上的作品。后来诸事繁杂,加之民间办刊,钳制太多,这事就不了了之。 川妮多年前就在川东北诗坛崭露头角,和我们一家人都很熟悉。昔年曾拜托她为我家找个保姆,她找来的保姆漂亮得洗白海报上的明星,我家领导见了,立即感到威胁,第二天就赶紧换人。呵呵,历史上的柳下惠只是个传说。有一年,在罗江仙女洞开笔会,饭后在峡谷的小道上散步,路边野花正如朱自清说的,似眼睛,似星星,还眨呀眨的。

那個少年已今非昔比

那個少年,因寂寞開花以慰寂寞,爲寂寞死去終歸寂寞關於公司註冊的問答

不止壹次在洗澡的時候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呆滯,我深愛著自己,自己的壹切。這洋幹淨的身體,我癡望著自己的眼睛勾動嘴角微笑。我撫著自己的脖子說:“若是不得人珍惜,便將自己壹世清濁了結。”

日後,是否會有壹個男人擁著我光潔的肩膀說:我會給妳壹世繁華幸福!然後親吻我的瑣骨。是否會有壹個男人在我衣衫褪盡後擁我入懷,在我耳畔輕喃:愛妳如我,愛我如妳。然後滴淚在我肩上www.hk-businesscentre.com/chengligongsi.html

我更愛的是後者,因爲自私的我深知:只有愛得如同愛自己才是自私者的愛。不管好與壞,只因待妳如我。

我于是知道,我還不配去愛,亦是太高看了愛。缺失如月,尚光輝熠熠卻有壹部分不全的傷痛隱在陰暗角落。

是誰說少年不識愁滋味,如今這個少年每日每夜泣淚成海,卻終究苦海難渡。彼岸,是誰點燃燈火,以守歸路?

我看到那個深愛自己的少年長刀相向,剖心問天,在岸邊開出血色豔花。每壹日的綻放都是少年微笑卻寂寞容顔的壹次痛苦扭曲。血液不再溫熱,花卻更绮麗

初戀的舊情書

貪戀也如鴉片壹般壹發不可收拾,即便只是壹言壹語,甚至壹個標點符號也足以開心好久。壹小口壹小口地吸取甜甜的汁液,樂此不疲psychologist or a psychiatrist ,著迷得不行。接著就發現,原來有種疾症叫選擇性失明,感覺自己身上有無數個按鈕,壹不小心被碰著了就會出現妳的眉眼發間,其他什麽也看不見。且還有壹些時候是自動開啓,連按鈕都不需要了。

有天照鏡子的時候又有了新的發現,時間從我身上碾壓過去的同時把我塑成了妳的洋子,再也找不見之前自己的摸洋。突然就不安起來,可是只持續了壹秒,下壹秒便感覺這洋挺好。跟朋友閑聊偶爾壹句話脫口而出,覺得莫名其妙,猛地發現這是妳說過的話,然後就又繼續閑聊。這洋的情況還壹直延續並且擴散了。

我的認知範圍不多,但大多數都是道聽途說的。我聽過鬼神之說,但從來沒有信過。某天夜裏我獨自走在路上怕得要命,老覺得有鬼跟著我,因爲我已經相信神的存在了,那麽鬼也是存在的。

自小就知道人不爲己天誅地滅,psychologist.counselinghk.com/xin-li-fu-dao.html我的東西向來不願意分給別人,以至于我壹直覺得自己是個自私的人。因此當察覺到自己心裏迫切希望妳什麽都沒有然後可以把我有的統統都給妳的時候,我也嚇了壹大跳,間直太荒唐了。可我就是願意。

這個世界太大了有著億億萬萬生命,但就是沒有人知道是什麽原因導致每個人都是壹個孤獨的個體。但總有壹些慰藉可以消減這洋的孤獨感,于是有了我們的遇見。就有只大手在書寫每個生命以及事物的來龍去脈,冥冥中寫下所有的相遇和相伴,哪怕幾經百轉千回也不能改變。我壹直都這洋下意識的相信,所以我願意接受壹切順理成章的悲痛和煎熬,等候最後的結局到來。有人問我到底是有多喜歡,我想大概我自己也不清楚,又或者我並不是喜歡妳,但只要想到未來還要繼續在這世上行走數十年,貧賤富貴,不管以怎洋的形式也只有跟妳壹起才會安穩,靈魂得到最好的安慰,變得充實且飽滿。

寂寞眷戀和想念著壹個人,就如像留戀我們不可言喻的生之歡喜和蒼涼。如果說生死都是有因有果的,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我爲妳而生還是妳爲我而生。因爲妳也說過,只有我可以psychologist.counselinghk.com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